Tag Archives: 飯否

松禾資本千萬元注資獨立微博客飯否網


圖為飯否網與美團網創始人王興

  1月6日下午消息,TechWeb獲悉,王興創辦的獨立微博客飯否網拿到來自松禾資本的投資,金額在千萬元人民幣級別。

  TechWeb連線王興,王興對此事并未否認,并稱未來不排斥繼續融資的可能,但問及相關細節,王興暫時不愿多說。

  1月4日,松禾資本張春暉在微博上透露,“今天給一個新投資的項目付了增資款,這是2010年的最后一個,但不是春節前的最后一個,呵。回頭可以公布給大家,很多移動互聯網圈的兄弟都已經知道是哪個項目了,一個說了都沒人想明白為什么我會投的項目,呵。”

  2007年5月,王興創辦的飯否正式上線,成立2年之后,即2009年7月5日,到該月8日,飯否各域名無法解析,所有服務器被關閉。

  在2010年11月25日,飯否重新開放。于此同時,還傳出飯否可能得到中國經濟網的注資。該消息隨后被中國經濟網總編輯崔軍證實。

  王興曾在接受采訪時,回憶一年前飯否被突然關停表示:為了應對監管,飯否當時做出大量刪貼、限制敏感關鍵字、暫停搜索等措施。“我們已經做了大家都能想到的事情。”

  被關停的中國最早的Twitter模仿者之一飯否由校內人人網的創始人王興于 2007年5月建立,2009年上半年,飯否的用戶數一度從年初的30萬左右激增到百萬,在年輕人中有一定的影響力。它的“飯否”—“吃了嗎”與 “what are you doing”的Twitter招牌有神似之處。而且已經擁有了第一個廣告客戶惠普公司。
來源:TechWeb

“飯否”能飯否?

  在國內微博網站遍地開花的今天,飯否要收獲屬于它“中國Twitter”的果實,無疑困難重重

  將2010年11月稱為IT界“飯否月”應該沒錯,因為這一個月當中再也沒有什么比“飯否歸來”更激動人心的話題了。由于對內容監管不力被強行關閉又重新開放的飯否網,雖然獲得有政府背景的中國經濟網投資,但在國內微博網站遍地開花的今天,飯否要收獲屬于它“中國Twitter”的果實,無疑困難重重。

  作為中國大陸地區第一個廣為人知的類Twitter微型博客網站,飯否2007年5月一經上線就受到年輕網民的追捧,僅2009年上半年,飯否用戶數就從年初的30萬激增至百萬。
Read more ?

飯否CEO王興:微博是膨脹市場沒有誰能吃掉誰


除了喜悅,歸來的飯否在功能和界面整體上和500天前,并沒有太大不同,而從前被忽略的內容監管,也將成為必須。

飯否終于回來了。準確地說,是“要”回來了。這個于2007年5月上線的類Twitter網站,在用戶數過百萬的2009年7月,悄然被關門。

在幻變的生命里,歲月,原來是最大的小偷。飯否用這樣一句話安慰苦苦等候它回來的用戶。當物歸原主的大團圓終于上演,誰會在乎丟了什么東西呢?

南都周刊記者_王宏宇 北京報道 攝影_邵欣

飯否終于回來了。準確地說,是“要”回來了。這個于2007年5月上線的類Twitter網站,在用戶數過百萬的2009年7月,悄然被關門。

11月9日凌晨,中國經濟網總編輯崔軍突然在新浪微博透露,飯否重新上線的事“快了”。人們也突然發現,fanfou.com域名在工信部的備案信息已經改變,名為深圳市中經飯否科技有限公司,審核時間為2010年8月25日,負責人為王敏。

11 月11日晚,用戶驚奇地發現,從2009年7月起一直顯示“域名無法解析”的飯否首頁,變成了一幅由無數個用戶頭像組成的圖片,并顯示出一串數字:2010.11。11月25日,首頁顯示的內容變成了一幅電影《歲月神偷》的截圖,并配以一行大字“等你開飯”。而很多使用手機訪問飯否的用戶甚至已經可以正常登錄。

但市場已經與一年前完全不同。飯否關閉一個月后,新浪微博開始公測,此后,騰訊、搜狐、網易等門戶也紛紛涉足微博。現在,發展最好的新浪微博用戶已經超過5000萬,“微博”也替代“飯否”成為類Twitter網站的代名詞。

不過,這并不妨礙眾多飯否老用戶對它的支持。在豆瓣的“愛飯否”小組,11000多名“飯團”一直都在等待飯否歸來。很多人追隨它的理由,是飯否創始人王興在2009年7月7日飯否關閉前發的一條消息:“‘被飯否和諧’還是‘飯否被和諧’,這是一個并不舒服但卻必須作的選擇。”

飯否的抉擇

“毫無疑問,所有在中國境內運營的網站,都必須遵守相應的法律法規和政策。”北京知春路一處位置偏僻的寫字樓里,在寫有“美團”兩個大字的前臺旁,王興對記者這樣說。飯否停止運營后,王興和他的團隊創建了這個團購網站,并引來諸多效仿者。

現在,對王興來說,“被飯否和諧”還是“飯否被和諧”,都已是過去式。

“飯否”兩個字不會很快出現在“美團”的旁邊,因為這里實在太小了。這個400平方米左右的辦公室里,擠著近百員工,顯而易見地捉襟見肘,連會議室里都已經擺滿了辦公桌。其中最里面一排辦公桌旁有大概20多人,那是現在飯否的運營團隊。

不過這樣的情況不會持續很久。美團網市場部經理文振華對記者說,公司12月將搬到蘇州街的一棟寫字樓里,那里大概有1500平方米,是現在的4倍,不過飯否仍然會和美團一塊辦公。

王興不希望把美團的事情和飯否攪在一起。運營美團的是“北京三快網絡科技公司”,但運營飯否的會是另一個。他沒有透露這個公司的名稱,只表示這是兩個不同的團隊在做,“兩個事情間沒有必然的聯系”。

在此之前,有媒體稱崔軍所在的中國經濟網入股飯否,但并未控股。但飯否的知情人士對記者稱,標準的說法應是“飯否在恢復訪問期間得到了中國經濟網的很多支持”。

“現在已經有接近10萬用戶上來了。”王興覺得用戶們的反應比預期的更熱烈。這里面包括使用手機登錄和在域名后加上“login”直接登錄網頁版的用戶。有媒體稱,這已經超過了飯否關閉前高峰期的訪問流量,服務器甚至在早些時候都崩潰過幾次。

和新浪等門戶網站的微博一樣,飯否回歸后的logo上也多了“測試版”三個字眼,但令人意外的是,面對嚴苛的競爭新環境,歸來的飯否并沒有如想象中那般會另辟蹊徑,除了一些細節上的小變化,飯否的功能和界面整體上和500天前,并沒有太大不同。

王興解釋“測試版”是因為“我們確實在技術上還不太穩定”。“現在的飯否其實和2009年7月時并不完全一樣,停運后我們也在作改動,但因為沒有用戶,我們不知道怎么改。”

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:飯否毫無疑問是一種媒體,因此對內容監管將成為必須。“這一點沒有任何含糊,也不存在其他可能性。”王興說飯否此前也對內容進行監管,但力度并不夠,要繼續在中國境內運營,就必須符合這個要求。

不過,王興希望飯否像Twitter在美國本土的用戶一樣,更多地享受這個工具帶來的便捷,而不是把它當成時政論壇。王興自己也上Twitter,但不是重度用戶,除了太麻煩,最重要的是他不喜歡那里的氛圍。“我知道這個世界有很多不幸的事情,有很多的不公正,但不要把它整天推到我面前,讓我覺得生活有很大壓力。新浪微博也是。生活不應該被這些充滿。”

“我們會非常明確地表示態度,并不鼓勵討論這些事情。并不是所有用戶說的所有內容我們都歡迎,我們沒有義務為所有人所有內容提供服務。如果有用戶一直發布過激的話題,我們會明確表示不歡迎。”王興稱,喜歡聊這些請去Twitter。

在王興看來,“那部分人”在以前的飯否也是很小的一部分,只是“特別受媒體關注而已”。“他們所有的消息加起來都不如一個叫‘蘋果流冰’的用戶多,她在飯否共發了15萬條消息—她們的玩法被很多人認為是沒有意義的,但那確實是她們真實的生活。”王興說。

除此之外,隨著與有關部門進一步的溝通,如果需要,用戶的部分隱私,比如60天內的消息存檔等,飯否也將像其他微博網站一樣,會向監管部門開放查詢。王興表示,“只要是通訊類產品,都要接受監管,這并非網站獨有。事實上,凡是能夠傳播信息的東西,短信、qq群,只要是信息溝通的工具,政府都有權監管,對于加密消息,則要提供密鑰。”

“(這樣的要求)也不只是中國,法國也有。你覺得美國就沒有嗎?”說這話時,他還特意給記者看了一則11月29日早上Lady Gaga在Twitter抱怨審查員亂刪消息的帖子截圖。“Twitter本身并不壞,只不過它上面會有不符合政府要求的東西。我們要盡量杜絕壞信息。飯否以前是沒有監管這些東西的,所以我說有些東西我們做得很不夠。”

歸去來兮

王興說,在飯否,所有人都很感動的一件事是,即便在飯否關閉的日子里,仍有很多用戶通過短信更新自己的主頁。而飯否的員工,也大多對飯否不離不棄。王興說起這些來,總是很感動,他說,有一對在飯否結識的男女,今年結婚的時候還給他寄來了請柬。

“一年半的時間里,我一直說我們并沒有放棄,別人信不信是他的事情,但我們一直在做各種努力,希望能夠恢復訪問。”過去500多天里,王興確實做了很多過去從未做過的事,比如跟相關部門的官員溝通。

“之前沒有這方面的準備,一開始連找誰都不知道。”王興說,“我們之前沒有正面和他們打過交道,但拜訪過后我發現,其實這個過程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樣,也沒有那么糟。他們也是通情達理的人,很鼓勵創業,鼓勵創新,也希望年輕人能把事情做長遠。所以當我們把我們做的很多事,包括為什么在做,哪些不足,將來為什么能做得更好等等,跟他們說過之后,他們也是很認可的。”

“非常時期,缺少非常措施。”現在回過頭來,王興這樣評價飯否當初的問題所在。在他的描述中,其實這個事情只是慢一些,但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樣需要克服什么不可調和的矛盾,充滿沖突,“不是對著干”。

“7月份停掉了,8月份去找,但趕上的事情一件接一件,60周年大慶、兩會、春節,導致飯否沒有能像其他類似網站一樣迅速恢復服務,所以才一直拖到現在。”王興說不能要求所有人的工作節奏都像創業公司一樣快。

王興特意對記者強調,從始至終,有關部門都沒有要他像其他人那樣寫傳說中的“保證書”:“保證書讓你保證永遠不會有什么不良信息,通過各種方式確保不會出問題,我覺得這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。”

如今一切都已成往事,現在的王興,走到哪里都帶著他的iPad,哪怕在接受采訪時,也一直神不守舍。記者看了看他手上iPad的內容,是“傳Google25億美元收購Groupon”。王興不好意思地笑了,其實“傳了好久了”。

他否認自己正在考慮賣掉自己手頭的某個項目來變現。“我不是那種做一個東西就賣掉的人。只出過一次,校內。我早就向媒體解釋過原因了。”現在的他考慮得更多的是飯否的體驗,但更多在技術方面。飯否在停運之前已經支持發布圖片,未來是否支持視頻,要視用戶的需求而定。

新浪有加V,有“求包養”的app應用,王興說,他不希望飯否成為一個少數人說、多數人圍觀的地方,“大家有話都可以說”。至于開放app平臺,“Twitter上以前也有,刺殺之類的,玩的人很少,沒有意義嘛。”“我們確實沒考慮太多商業模式的東西。”

至于模仿者,就隨他去吧。之前有媒體稱,王興在聽到騰訊進入團購時“如聞驚雷,如坐針氈”,王興說那完全是臆想,“這是一個自由的市場,并沒有規則規定說誰能做誰不能做。對這點我沒有任何抱怨。”事實上,到目前為止,他做的所有項目,校內、飯否、美團,都有無數模仿者,“1000家和100家相比又有什么區別呢?”他也不經意地透露,現在飯否在和一家風投接觸,基本已經敲定,晚些時候會公布。

“這東西只要有人用就是有價值的。并不是說我們一定要從別人那里爭奪用戶。”王興稱他甚至沒有仔細看過4大門戶的微博產品,“飯否不是微博。門戶是根據他們的媒體經驗按媒體的方式做,這是他們的策略,但不是飯否的。跟他們比,飯否更加互動,平等很多。”王興一直強調,在飯否,每個消息和每個消息之間是平等的,沒有主帖跟帖之分,“在新浪更重要的是你是誰,在飯否更重要的是你說了什么”。

很多人認為飯否的用戶基數很小,但王興覺得這并不是一個“多大的事情”。他給記者看了一份易觀國際11月24日發布的報告,該報告顯示,去年中國微博注冊用戶僅有800萬,今年暴增近9倍至7500萬,明年預計達1.45億,2012年則有望達到2.4億。他是想傳遞一個消息,這仍是一個膨脹的市場,沒有誰能吃掉誰,大魚或小魚,都各有各的活法。

“這個市場不是服務大眾或者小眾的問題,而是服務每一個人。我們希望每個人都用過它。”短時間內,王興希望飯否的用戶是那些“不只想做一個粉絲”的人,而在未來,他希望是所有“會發短信的人”。但他同時也告誡用戶要放棄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,“我們只是一直承諾飯否會回來,但不能承諾這是一個多么牛的東西。我不認為任何人可以拿一個東西滿足所有人的期望值。”

“對很多人來說,飯否就猶如十年前的初戀,但現在自己已和新浪微博結婚了。有了初戀的消息,你仍不妨去聽聽看看,而現實的生活還是要繼續過。這是飯否的尷尬,也是王興的難題。”這是一個飯否老用戶在飯否溜達一圈后在新浪微博上的感慨。顯然,對王興和歸來的飯否而言,現在都已不再是那個它走時的江湖。

但更多人仍然在等待飯否,只因為飯否首頁源代碼里隱藏的這段摘自《圣經》的話:“我們處處受到阻撓,但卻沒有被困住;我們飽受心靈的痛苦,卻從未失望;我們遭到逼迫,卻沒有放棄;我們被打倒,卻未被摧毀。感謝大家,一直和我們在一起。”
來源 : 南都周刊

“飯否”尚能飯否

 關閉了505天的飯否網重新開放了,可當大家想“回家”看看時,卻發現網頁版無法登錄,只有手機版能正常訪問,這無疑給剛剛開放的“飯否”蒙上一絲陰影。不過,最有意思的還是,飯否重新開放的消息居然是從新浪微博傳出的,這也讓“飯否”這個國內微博的鼻祖多少有些尷尬,更讓人對已經關閉1年多的 “飯否”能否趕上微博發展的潮流,或多或少產生疑問。

  飯否是中國大陸地區第一個提供微型博客服務的類 Twitter 網站,成立于2007 年 5 月,很快就受到年輕人的推崇,成為國內首個注冊用戶超過百萬的微博平臺,但是由于對微博的媒體屬性沒有深刻的理解,對內容監管不力而被關閉。雖然重新開放的飯否網獲得了中國經濟網的投資,但是王興要繼續他龐大的夢想,做中國Twitter的計劃,顯然難上加難。畢竟今天的微博市場已經不是兩年前的市場,隨著四大門戶的強勢進入,微博留給專業垂直微博網站的機會幾乎是零了,如果沒有革命性的創新,“飯否”或許只能是四大門戶的“有益補充”。

  雖然大家對微博有不同的理解,但人際實時交互關系網絡是微博邏輯的核心,微博在某種意義上也是一種社會關系,而社會關系的存在和發展必定是基于一個人際關系網絡的,微博也不例外,用戶使用某個網站的微博產品時,上面必然有他的社會關系網絡或者有他要找的社會關系網絡。也正是因為如此,新浪的微博注冊用戶才會每月以千萬級增加,與此相比,曾經擁有百萬用戶就引以為傲的“飯否”顯然現在已經不在一個級別上了。

  微博還是一個媒體,一個正在改變中國傳播方式,改變中國傳媒機構的媒體平臺。曾經引領風氣的“飯否”之所以栽大跟頭,就是沒有把握好微博的媒體屬性,而新浪的成功也正在它深刻理解并抓住了微博的媒體屬性,把新浪10多年來媒體運營的成功經驗移植到微博上,讓微博成為最快的新聞源頭,成為新浪新聞不可缺少的一環,當然新浪對新聞的強大策劃和把控能力同樣也體現在微博,這是保證微博安全運行的前提。

  忽視微博媒體屬性錯失微博發展機會的還有騰訊,事實上早在2008年8月上線的騰訊微博產品“滔滔”,上線要比新浪微博早,但在新浪微博出現的半年后卻暗淡下線,其中一個很關鍵的原因就是騰訊淡化了微博的信息分享功能,將其與QQ空間、音樂一起劃歸“互聯網增值業務線”。今年,騰訊看到新浪把微博做成一個可控的媒體平臺,并給門戶新聞業務帶來很大的價值時,以“媒體平臺”面目出現的騰訊新微博產品重新進入了微博大戰。

  微博雖然是一個區隔非常明確、滿足網民簡單需求的互聯網產品,但它在中國目前的現實環境中,所帶來的革命性作用卻是毋庸置疑的,它不僅是一個社會關系網絡,是一個即時新聞中心,未來其平臺化傾向將越來越明顯,它威脅的不單單是傳統SNS社區網站,如果說要給未來能夠取代QQ的產品排個名,微博一定會排在第一位。
來源:深圳商報

中文微博第一站飯否網恢復 流量太大出故障

世界首個微博網站Twitter興起后,2007年起陸續有山寨版Twitter出現在中文互聯網,其中最著名的兩個網站,分別是“嘰歪”和“飯否”。《時代周報》消息稱,2009年下半年,它們均因內容監管不力而被強行關閉。但是,微博的誘惑尚在。2009年下半年,新浪網在第二輪微博圈地中搶占了先機,之后通過一系列本土化技術改造拔得頭籌。

  最近一段時間,先是出現中國經濟網投資飯否網的消息,然后傳出飯否網域名逐步解封的消息,飯否網恢復看起來只是時間問題。昨晚,陸續有網民發現飯否網與往常不同——首頁呈現“等你開飯”大字,還配了電影《歲月神偷》的劇照和臺詞。速途網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稱,飯否網可能昨日21時恢復,該消息隨后被證實。一個插曲是,網民發現,飯否網網頁版因流量太大出現訪問故障,只能通過手機版訪問。
來源:云南信息報

末平分野100手注册